B站为何如此吸引年轻人

时代在更替,但青少年永远有自己的主题。如今Z世代正慢慢成为年轻群体的主力军,和70、80、90后不同的是,Z世代喜欢宅、二次元、动漫、直播、弹幕等等。

纵观往昔,每个年代都有追求的绝对领域。

60-70后内容消费为革命小说及金庸古龙武侠;

80后群体的内容消费主要为网文、日漫和青春文学;

90 后二次元消费动画、漫画、线下漫展并用弹幕方式表达; 

95 后的内容消费从漫画延伸至生活的方方面面,ACGN 成为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,且用户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。

CNNIC数据显示漫画用户中 95 后占比达到95%,在ACGN 消费中购买周边56.2%,为游戏付费48.5%,购买漫画47.3%,二次元用户更愿意通过预付费来获得更好更平衡游戏体验。

同时,借助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,动漫内容线上传播与互动加速了动漫IP传播,漫画IP付费价值有望伴随95 后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后凸显。

B站对于Z世代来说,就像80后喜爱的香港电影,90后为之疯狂的流行音乐。这个时代,已经开始出现让90后也无法理解的年轻人,这也正说明,B站的征程才刚刚开始。

(1)B站主要业务

B站目前收入主要分为四块,游戏、增值服务(包含直播、大会员等)、广告、电商及其他。目前游戏收入依然是最大的收入来源,占比40%,2018年时,游戏收入占比超过70%。

从业务构成看B站很像一个游戏公司,但B站并不想成为游戏公司,游戏也不是B站未来的出路。

在移动互联网行业,游戏、电商、广告是主要的商业模式,按照传统的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分法, B站确实很像游戏公司。这样的分法不算奇怪,B站以二次元内容起家,二次元与游戏天然有共通性,用户重合度高。

B站更想让收入结构多元化,从这几年的财报看,已经出现了一些成果。

(2)优质UP主对B站至关重要

从B站群体来看,还是偏年轻化的。2020年B站超过86%的月活用户在35岁及以下。

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显示,2016-2019年,中国35岁以下人口结构中,25-34岁人口占绝对比例。如果B站的测算,中国目前35岁以下人口总数为5亿,B站要抓住4亿,就要抓住25-35岁这个核心年龄段用户的“眼睛”。

能抓住年轻人的注意力,靠的是优质有粘性的内容和生态,而后者靠的是B站的UP主们。

UP主对B站的重要性在B站上市的时候已经能看出来。2018年纳斯达克上市,B站邀请了8位UP主参与了现场敲钟,主要来自番剧、舞蹈、游戏、鬼畜等几个B站早期核心内容领域。UP主们的涉猎范围更广了,拓展到了生活、科普、美食、美妆等领域。这些UP主让B站的内容变得更多元了。

(3)B站的未来

B站在港股上市时说要达到4个目标:健康高品质的用户增长;保持社区优先调性;强化内容生态驱动;加强用户为中心的商业化能力。

用户、社区、内容和商业化,这涵盖了这家新商业公司核心能力的所有层次。二次上市打响了“小破站”打算全面开上大高速的信号枪。2020年一年,B站股价(美股)上涨近6倍。港股的二次上市,也受到了投资人的热捧,上市前的认购倍数超过170倍。

过去三年,持续破圈高速奔跑的代价之一是,B站已经产生了亏损,且未来有可能继续亏损。一边是烧钱,一边是快速增长;一边是快速成长的商业之星,一边是和网红待遇并行的质疑声。

B站是代表中国年轻一代的在线娱乐标志性品牌,提供高品质的内容和身临其境的娱乐体验。公司最初是由ACG启发的一个内容社区,现已发展成一个覆盖广泛流派和媒体格式(包括视频,实况和手机游戏)的全方位在线娱乐世界。

在这种商业模式下,势必会是多元化的,喜欢游戏的人会玩游戏,喜欢看直播的会为直播付费,喜欢付费影视剧、动画片的会买我们的大会员。喜欢IP衍生品,会买会员购的周边。

年轻一代永远是引领潮流的一代,就像70后的武侠、80后的青春文学、90后的流行音乐,而现在00后开始飞扬青春,B站刚好站在了风口。